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竖锯的游戏】(前传)(02)【作者:kevin agreas】
【竖锯的游戏】(前传)(02)【作者:kevin agreas】
字数:331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刷!刷——刷!!

  皮肉间的摩擦时紧时缓,富有韵律的节奏直教人两耳一新。

  而窗外的警笛声逐渐消停,标志着警方放弃搜捕今早行刺法务大臣的刺客。至于失踪的超级英雄「PASSION」,就留给那些「怪胎们」自己操心好了。
  全世界任何警务组织都和这些飞来高走的「侠客们」暗生嫌隙,哪怕净化联盟也无法消弭彼此的猜忌。

  一方认为对方也是法外之徒,以个人意志凌驾法律之上,另一方则反驳称法律不过是个人意志的集合,为居心叵测的当权者随意解释利用。

  想来等他们能尿到一个壶里去,怕是太阳得打西边出来。

  我们的故事继续由渴望保护普通人们,却被惨然抛弃的超级英雄开始,占地数千亩的废弃工厂内某间库房。

  Oh!myboy~ 你醒了?

  金发粉衣的少女摘下男孩口中放置已久的胖次,与此同时她停下了手上对于太一「鸟铳」的「保养」。

  「你要……做……做什么!」

  佯装慌乱,太一暗中观察周围的情况,他此时被安放在一台万吨水压机的机床上,两腕合扣在身后,大臂和胸口上缠绕着数道钢圈。上身的衣物未有变化,而下体的防护服和手套不翼而飞,显然是被PEARL取走。

  股间的勃动令他很是难受,更别提少女在不远处把玩他那心爱的装备「ZBURNER」。

  「很精巧的构造和设计,可还是让技术部的宅女们深入研究吧。」

  信手放下战利品,「珍珠」小姐姐来到俘虏的身旁,恶意地以娇滴滴的声线说:「你很不老实,坏小孩。居然还在尝试对抗我附着在枷锁上的能量?」
  对体外能量也能有所感应?

  她……她是凶级能力者?

  否定了这个荒谬的设想,男孩得出了更为惊诧的结论:罪恶费洛蒙在人工培育超能力者的技术上又有了长足的进步。

  可恶啊!怎么会遇上这种敌人?

  未等绝望在心田播种,少女坏笑道:「嘻嘻,要把你运回总部的路上还得费一番周折,倘若你趁机逃跑,还真有些棘手呢~ 你说……我该拿你怎么办好呢?」
  「我劝你还是把我放回初阳,不然我的同伴们不会放过你的。」

  「哼哼!还是个属鸭子的,这种关头还嘴硬,那么就让我榨干你的能量,瞧瞧你究竟能硬……到几时!」

  机床的表面在三五秒内完成液化,待PASSION的四肢沉入机械内部后,又重新凝结如初。不可思议的是,捆扎太一的枷锁亦同步变形,没有丝毫停滞。
  如此娴熟的能力!

  嘿嘿~ 这样就乖了嘛~ 别再尝试扭动躯干了哟,小心把自己扭骨折了。
  讥讽在耳边绽放,少女半跪在少年的胯前拎起他那不文之物,挑剔道:「你应该听过关于我们组织的传闻,就让我少费点力气,识相点吧,交代出你那异种能量的生殖源泉。」

  「休想!」

  丝绸手套稳稳打开,以无名指至食指间的三道指缝夹弄着一鸡两蛋的标配。来回抬弄指节,PASSION的宝具在挣扎中无奈昂扬,直指上方。

  「哼!就这么一只包茎雏鸟还想抵抗……真是不自量力,刺激到这种程度还没翻下来吗?和资料上一样是个包茎自慰的处男呢~ 」

  少女流畅地俯下头,伸出娇舌,从过长的皮中探入瓶颈,旋转连连呵护燕首。而闲置的另一只手则按揉着张扬的中段,缓解男孩的紧张。

  啊啊啊!┗| `O′| ┛嗷……!

  不消多时,不顾男孩臀部的起伏,珍珠吮吸了一口先走汁,膝行至太一的面前,张口冲他展示精垢的龌龊和汁液的润滑。

  「你这不要脸的BITC……」

  挟持子孙袋的丝绸玉手猛然发力,男孩吃痛露出痛苦神情。

  少女左手大拇指和小指一左一右水平撑开两丸,右手垂直起降,从根部按压至茎部上段。揉弄一会儿,她又左右手互换而为。

  「未受训的雏鸟……叫嚷吧!」

  「不……不要!」

  终于,少年超级英雄发出悲鸣,浊热的白浆在勉力的按捺中强制挤出,涂抹在了刺客的掌心中。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羞红的脸蛋淌下汗珠,男孩不甘地在精神世界吼叫。虽然生活在风气较为开放的霓虹,但世界政府的威压还是让这个在房事上创意层出的国家失去了往日的活力。

  太一对于交媾的了解只停留在生理课和必要的「自我解决」之中。而今贞洁的丢失在他的心灵上添加了一道愧对凉子学姐的枷锁。

  柔顺的乌黑长发,笔挺的小蛮腰……

  「明明是要留给她的呀~ 」

  缓慢抹除粘在口袋上的男汁,邪恶费洛蒙的新晋干部噗嗤一笑。

  「哼……那么为难的表情吗?好像本小姐在对你施加什么酷刑一样……」
  见俘虏扭过头去,PEARL丢开那双依旧湿滑的丝绸手套,素手拎起太一耷拉的「公鸡头」,嘲讽道:「哼哼……好幼稚的回应呢?难怪我们的大英雄体育那么好,却在学校里人缘不行……啧啧,童真毕业也没帮你学会成熟,责任在小姐姐我这里吧。」

  说着,她的另一只手屈指弹弄着邦邦硬的雄鸡的「脖子」,随后又分别握弄两只幼小的「翅膀」,舒展间五只美甲体恤「羽毛」,挠得少年面红耳赤。
  「别装作和……啊!……我很熟的样子!」

  「嘻嘻,其实也是猜到了吧,我们事先对你做过许多调查呢~ 只是……猜得出来吗?情~ 报~ 来~ 源~ 」

  回环地戏弄子孙袋直到男孩又有喷射的征兆,粉裙金发的少女淘气落座在他的胸膛上,拎着太一的下巴。

  「可恶!别和我玩心理战,你这娘们!」

  「太可爱了~ 即使那些人和你合不来,大英雄也不愿揣度究竟是哪一个在背后捅刀吗?」

  动用异能随手把现成的金属原料吸附成一只锯齿滚轮,女孩俯下身子,左手持轮,挑逗起少年胸口的两处红豆,右手指尖也不放过那敏感的肚脐。

  嗯嗯呃!

  「就暂时保留这个秘密好了……本来还想做一个肛塞的说……算了,你的菊花还是送给少佐那个老女人当三十岁礼物吧……」

  机床开阖,少年的下半身从钢铁牢笼中恢复一刹自由,两只脚踝又被天花板上垂下的铁链捆缚,形成了脚上头下的半斜身姿。

  少女亦踱至太一的背后,伸指从会阴刮到大椎穴位,又以钢轮重新按压一遍。
  「她难道……也知道!」

  轻微的刺痛从背脊扩散到肌肤发梢,源源不断的细密痛楚令这具胴体愈发色气,可PASSION的心却仿若沉到了冰窖里。

  「紧急反应芯片被摘除了……明明再拖延一会儿就可以……」

  疗伤喷雾治疗着刺痛的伤口,禁室内的沉默呈现微妙的态势。

  「难以相信……你们竟然连这个也知晓……」

  「要问我谁是内鬼吗?本小姐也不知道哟~ 毕竟级别不够呢~ 」

  「输得一败涂地……八……嘎!你要做什么!」

  「有人来了哟~ 我得快点料理你才行!」

  机床的边沿翘起少女现做的折叠板,一经合拢便如同握紧的手掌,将俘虏牢牢控制在中心,仅开出两个通风口。接着,在这具「铁处女」的内壁上生出诸多锯齿滚轮,轻佻地在男孩的体表小跑。

  乳首,睾丸,肛门。

  下腋,脖颈,脚底。

           此起彼伏的刺激奏响快感R

  痒……好痒,这是什么操作?!

  ……别刮我的金球啊!呀呀呀!啊!

  乳白染化一方后,那齿轮又变作一扎扎铁荆棘,圈勒住俘虏的上身。

  交错的血痕立时显现在太一白皙的肌肤上,只是接连喷发的他只得苦闷呻吟,连咒骂都难以发出。

  靴尖螺旋顶弄SUPERHERO的会阴,女性罪犯意犹未尽地解开绑带,捋下犹散发热臭的微湿长袜,塞入男孩软弱无力的口中。

  「睡一会儿吧,我的小宝贝~ 」

  任由辛辣的女子体味霸占住呼吸道,意识在谢幕前执迷于屈辱的终章,铁棺中的男主角泪腺隐隐分泌着名为败北的液体。

  他如何也想不到一场真剑对决,竟会以被吊打收尾。

  「切……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你先到了……」

  大小姐气不曾从PEARL的身上离开,坐在铁处女上笑对来客的态度与谦卑绝缘。

  「怕你被他的能力克制,所以先来一步,不过……事实证明你的战斗经验已然十分老道了。」

  来人半藏在阴影里,倒也不以为忤,唯有月光中的一双JK皮鞋表明了她的性别。

  「问出了他的同伙记得早些告诉我……还有,他就拜托你了,PEARL君。」
  勿忘我的戒指项链在水手服的V字领随转身一闪即逝,浅紫发夹在青丝间若有若无,和主人的态度一般暧昧不清。

  「矛盾的女人……想选择隐名埋姓、快意复仇,又不肯手染肮脏的鲜血……世上可没有这种生意。可是,我这种自言自语……又是在为谁辩解呢?」

  拉开睡袋拉链,将火发褪去为常色的目标稳妥放入,少女侧脸一叹。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